孕婦受到碰撞就會(huì )傷害到胎兒?jiǎn)?/h2>

  摘要:整個(gè)孕期,準媽媽都在小心翼翼地保護著(zhù)寶寶,生怕一不小心就會(huì )出意外。其實(shí),胎兒是不是真這么“脆弱”呢?

  我8歲那年,有一天,不知為什么哥哥和姐姐吵起架來(lái),他們吵著(zhù)吵著(zhù)就動(dòng)了手。媽媽沒(méi)在家,我拉他們又拉不動(dòng),情急之中,我跑到對門(mén)鄰居家請大嬸過(guò)來(lái)勸架。大嬸來(lái)時(shí)他們還廝打在一起,她趕緊過(guò)去把他們拉開(kāi),心有不甘的哥哥順手拿起一個(gè)玻璃杯向姐姐扔過(guò)去,杯子沒(méi)打到姐姐,卻落在了大嬸的頭上,只聽(tīng)得大嬸大聲嚷了一句:“哎喲,可把我砸蒙了!”然后她就倚著(zhù)墻坐下來(lái)好半天沒(méi)動(dòng)彈。當時(shí)大嬸正懷著(zhù)身孕,聽(tīng)說(shuō)已經(jīng)四個(gè)多月了。后來(lái)大嬸生下個(gè)女兒,幾年之后才發(fā)現女兒弱智,她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說(shuō)一句完整的話(huà),而且每天都扭著(zhù)脖子瞅著(zhù)天空,一個(gè)人沒(méi)完沒(méi)了地嘟嘟囔囔,但別人都不知道她說(shuō)的是啥。

  這事自然使人聯(lián)想起大嬸曾經(jīng)被我哥用玻璃杯砸到腦袋的事,于是,有人就說(shuō)大嬸那孩子弱智,我哥有重大嫌疑,而我由于“多事”也難逃干系。聽(tīng)說(shuō)大嬸曾到法院起訴我們家,不知為什么后來(lái)又不了了之了,但兩家為此傷了和氣,一對好鄰居變得形同陌路。我的父母對外替我們百般開(kāi)脫,在家里則沒(méi)完沒(méi)了地責罵我們幾個(gè)。父母對外一口咬定那孩子的弱智跟我哥無(wú)關(guān)。但其實(shí)我曾聽(tīng)父母私下偷偷議論,說(shuō)那孩子真的可能就是因為大人的腦袋被打而傷了大腦的。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,每當看見(jiàn)大嬸那弱智的女兒,我心里都有說(shuō)不出的愧疚。

  十幾年過(guò)去,我結了婚,不久妻子懷孕了。她喜不自禁,我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(lái),多年前的一幕經(jīng)常在我眼前循環(huán)播放,使我惴惴不安。在我看來(lái),妻子日漸隆起的肚皮就像一顆隨時(shí)都可能引爆的定時(shí)炸彈,我既不敢冷落她,又不敢輕易挨近她。

  為防萬(wàn)一,我叫妻子盡量少做事,做飯、洗衣、拖地板之類(lèi)的家務(wù)活差不多我一個(gè)人包攬了。兩個(gè)人一起在馬路溜達的時(shí)候,我就像一個(gè)陪同國家元首出訪(fǎng)的高級保鏢,始終都堅持走在妻子的左邊,眼睛還不時(shí)地四處張望,生怕哪個(gè)冒失鬼突然撞過(guò)來(lái)讓她吃不消。妻子看在眼里,美在心里,左鄰右舍也直夸我懂得疼人,是個(gè)好丈夫。我表面上應承著(zhù),內心卻在犯嘀咕:只要不出事,叫我干什么都行,不就是幾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嘛!

  但是,妻子并不體諒我的苦心,她要求過(guò)正常的性生活,有時(shí)我想辦法躲避推托,她就責怪我,說(shuō)我開(kāi)始嫌棄她了。不得已,我把小時(shí)候的經(jīng)歷和我的擔心告訴她,她不相信,說(shuō)只聽(tīng)說(shuō)吃藥不當能使胎兒致殘,孕婦腦袋上挨一下子,后果會(huì )那么嚴重嗎?我雖然一再強調小心為妙,但每次都拗不過(guò)妻子。在她懷孕的三個(gè)月期間,我們的性生活從未間斷過(guò)。后來(lái),我去新疆為公司追討一筆債務(wù),說(shuō)好十來(lái)天,沒(méi)想卻出了意外,結果一待就是三個(gè)月。幸好妻子那里有母親和岳母輪流陪著(zhù),我才稍稍放心。

  出差回來(lái),我看到妻子的體形發(fā)生了巨大的變化,臨走時(shí)她的腹部還比較平坦,現在則特別夸張地凸了出來(lái),加上她身體細長(cháng),乍看起來(lái)活像一只細腳伶仃的大肚子螳螂。妻子滑稽的身形使我笑個(gè)不停,她卻已經(jīng)急不可耐,催著(zhù)我快些上床休息。其實(shí),久別重逢,我心里也早有說(shuō)不出的激動(dòng),但她大腹便便的樣子使我忽然想起了小時(shí)候闖下的禍,我很猶豫。妻子一個(gè)勁兒地催促:“來(lái)吧,小心點(diǎn),不會(huì )有事的?!奔で橐坏┤紵饋?lái)就難以遏制,我沒(méi)有來(lái)得及清洗身體就和妻子進(jìn)行了魚(yú)水之歡,壓根沒(méi)有料到就是這次闖了禍。

  第二天早晨,妻子說(shuō)有點(diǎn)不舒服,但因為懷疑是昨晚累的而沒(méi)有在意。又過(guò)了一天,妻子開(kāi)始發(fā)燒、腹痛,我們不知道該怎么用藥,就步行去了附近一家醫院。醫生問(wèn)了問(wèn)情況,只給妻子開(kāi)了些止痛退熱藥,并囑咐她臥床休息幾天。三四天之后,妻子仍是高燒不退,腹痛加劇,而且陰道內時(shí)有血液滲出。我們開(kāi)始害怕了,再不敢耽擱,我雇輛出租車(chē)把妻子送到了市中心醫院。仔細檢查過(guò)后,醫生說(shuō)胎兒已死于腹中,而且受死胎的影響,孕婦的身體已經(jīng)虛弱到了極點(diǎn),自始至終那位中年女大夫都責怪我不關(guān)心妻子,搞得我有苦難言。

  我們兩人都很沮喪,妻子埋怨我那晚用力太猛,搞得她的陰道口一直很痛,只是她不忍心掃我的興才硬撐下來(lái)。我本來(lái)想回敬她“是你自己沒(méi)出息才弄成這樣”,但看她蒼白的臉色和虛弱的身體,話(huà)到嘴邊我又咽了回去,想想她的話(huà)也有道理,怎么說(shuō)我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經(jīng)過(guò)這次事件,我更為焦慮和擔心:怎么胎兒就這么嬌弱得不堪一擊?怎么這樣的倒霉事全都讓我碰上了呢?

  半年之后妻子再次懷孕。經(jīng)歷過(guò)兩次意外的我再不敢疏忽大意,我提出和妻子分房而居,因為我睡著(zhù)后沒(méi)個(gè)準兒,只怕哪天翻身時(shí)壓著(zhù)她而間接傷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。妻子說(shuō)這么多懷孕生孩子的婦女,沒(méi)聽(tīng)說(shuō)有幾個(gè)懷孕期間夫妻分居的,沒(méi)必要小題大做,而且書(shū)上說(shuō)做父母的多多和胎兒交流,有助于寶寶的健康成長(cháng)。

  妻子是個(gè)潑辣女性,又是天生的樂(lè )天派,她好了傷疤忘了痛,不聽(tīng)我勸告,我拿她沒(méi)辦法,只好每晚都提醒自己睡覺(jué)輕一些。另外,我對性生活沒(méi)原先那么大的興致,不但從不主動(dòng)觸摸妻子,還時(shí)常對她的柔情蜜意和百般暗示裝作看不見(jiàn),實(shí)在敷衍不過(guò),也只是在她身上浮光掠影地“檢閱”一遍,像是例行公事。這使妻子十分不滿(mǎn),為了解除我的擔心,她找了幾本關(guān)于孕期保健方面的書(shū)讓我看,那上面寫(xiě)著(zhù)孕婦應該注意的一些事項,還真的說(shuō)了可以有適度的性生活??v然如此,我仍心存芥蒂,不敢肆意妄為,真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啊。整天小心翼翼、提心吊膽地侍候妻子,只盼她能與胎兒順利度過(guò)孕期,千萬(wàn)別再出什么意外。

  八個(gè)多月后,我們的女兒終于出生了,長(cháng)得非常健壯??粗?zhù)女兒在充足的營(yíng)養下如雨后春筍般瘋長(cháng),我和妻子相視而笑,心照不宣地長(cháng)舒一口氣。以后我又多次翻閱那些書(shū),發(fā)現能導致兒童弱智的有酒精、藥物和感染等因素,沒(méi)有提到外物撞擊孕婦腦部與生弱智兒有什么關(guān)系,小時(shí)候經(jīng)歷的那次“玻璃杯事件”,便成為我心里無(wú)法解答的疑問(wèn)。

  醫生點(diǎn)評:胎兒的生命雖然嬌弱,但它卻有著(zhù)自身的多重保護機制,以避免外界不良因素的傷害。

  首先,胎兒“躲”在媽媽的子宮里面。妊娠早期時(shí)子宮的位置在盆腔,有骨盆保護,一般的腹部外傷是很少傷到子宮的,當然,炸震傷、骨盆骨折等外傷可能會(huì )波及胎兒。中晚期妊娠時(shí),子宮的位置升至腹部,因此腹部外傷時(shí)較容易撞到子宮。

  自人類(lèi)直立行走以來(lái),磕磕碰碰總是在所難免的,孕婦也是一樣。妊娠中晚期的婦女肚子向外凸,萬(wàn)一腹部受了撞擊會(huì )撞著(zhù)胎兒?jiǎn)??不用擔心,胎兒有第二種“防身武器”——羊水。妊娠中晚期胎兒就一直“漂浮”在羊水里。羊水的功能很多,其中一項重要功能就是保護胎兒。孕婦腹部受了撞擊,傳到子宮的壓力通過(guò)羊水會(huì )得到緩沖,這樣胎兒并不會(huì )承受太大的壓力,即使承受一定壓力,也是均勻分布,不至于局部受傷。

  當然,胎兒的自身保護能力有一定限度。當孕婦所受的外傷超過(guò)胎兒的防御能力,胎兒就會(huì )受到傷害。但外傷對胎兒的影響,一般并不是直接傷著(zhù)胎兒(除非外傷致子宮破裂),而是通過(guò)其他的一些機制間接地對胎兒產(chǎn)生影響。

  如腹部外傷是最容易撞擊到子宮的一種外傷,如果沒(méi)有腹部穿孔和內臟器官的損傷,單純的腹部撞擊傷較容易損傷胎盤(pán)。胎盤(pán)附著(zhù)在子宮壁上,子宮受到撞擊后,可能造成胎盤(pán)早剝,即在分娩前胎盤(pán)從附著(zhù)的子宮壁上部分或全部剝離。胎盤(pán)早剝對妊娠的影響視剝離面積大小而定。如果剝離面積超過(guò)胎盤(pán)總面積的1/3,則應及時(shí)救治,否則會(huì )危及母子安全。

  其他部位的損傷,包括頭部、軀干、內臟器官等損傷,主要是通過(guò)應激狀態(tài)、孕婦失血致使胎兒宮內缺氧、感染、治療用藥等對胎兒造成影響。從文中可以看出,“大嬸”并沒(méi)有明顯的頭顱外傷——硬膜外血腫、蛛網(wǎng)膜下腔出血等較嚴重的并發(fā)癥,同時(shí)也沒(méi)有大出血,因此,她的頭部受撞擊(不知是否有外傷)與她生下弱智的女兒應該沒(méi)有直接關(guān)系。

  再說(shuō)說(shuō)妊娠期性生活是否容易造成宮內死胎的問(wèn)題。正常孕婦妊娠期可有適度的性生活,但較之非孕期,性生活應該適當調整。早孕期由于胎盤(pán)附著(zhù)不牢固,應減少性生活頻率,1~2周一次為宜。中孕期胎盤(pán)充分發(fā)育,附著(zhù)比較牢固,此期性生活相對較安全,但也應適度,還是1~2周一次為宜。妊娠晚期由于性生活可能造成胎膜早破、早產(chǎn)等,不宜過(guò)性生活。如果孕婦有流產(chǎn)、死胎、宮頸內口松弛等不良孕產(chǎn)史,妊娠期應禁止性生活或咨詢(xún)專(zhuān)科醫生。如果孕婦出現腹痛、陰道流血等癥狀,應立即去醫院就診。

  宮內死胎的原因很多。性生活有可能引起宮縮、胎動(dòng)過(guò)頻或孕婦體位變化急劇,造成胎盤(pán)早剝、胎兒臍帶扭轉等,引起胎兒宮內死亡,但這種情況比較罕見(jiàn),性生活不是造成胎兒宮內死亡的惟一原因。胎兒死亡有個(gè)過(guò)程,在死亡之前,一般會(huì )有胎動(dòng)減少(在此之前,可能會(huì )有胎動(dòng)過(guò)頻);如果進(jìn)行胎心監測,可發(fā)現胎心率有改變,出現胎心率減慢(減慢之前,可能會(huì )有胎心過(guò)速)。因此要提醒孕婦的是:定期產(chǎn)檢對于監測胎兒宮內的安危非常重要,同時(shí)孕婦本人也要細心留意每一天的胎動(dòng)情況,如有異常,應及時(shí)去醫院,以免延誤治療時(shí)機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(kāi)當前頁(yè)

關(guān)注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亚洲最新av片不卡无码久久